北京昌平凯博外国语学校
CAMFORD ROYAL SCHOOL

天宇和雨露:勇敢做自己的双胞胎姐妹,她们各有所爱,如何相伴追梦

妹妹承受疾病的打击,选择最刚强的方式去直面


姐姐为了减轻父母压力,自己赚钱买参赛的电脑


她们也曾是“做题机器人”,不知前路在何方


在探寻“你到底是谁”的过程中,她们勇敢做自己,成为浑身闪闪发光的少女


图片


这张照片里的两个女孩,是在康福教育求学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左边是妹妹段天宇,右边是姐姐段雨露。


截至目前为止,妹妹段天宇申请的医学和生物工程方向,已经收到了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澳洲莫纳什大学奖学金录取和美国罗斯霍曼理工学院的OFFER;姐姐段雨露申请的精算、数学和经济方向,已经收到澳洲莫纳什大学,加拿大western大学奖学金录取和美国罗斯霍曼理工学院的OFFER。


当小编问到,两姐妹准备选择哪所学校求学的时候,姐姐腼腆笑着说:“因为申请的学校比较多,还在等其他学校的OFFER,到时候再看情况吧。”


令人特别好奇的是:什么样的家庭,养育了这样一双争气的姐妹花?什么样的学校,教育出了这样一对“学霸”?



图片

先讲一个小故事吧。


妹妹段天宇在初中阶段,曾被诊断为“由外伤引起的较严重的脊柱侧弯”,如果采取直接手术的方式治疗,将会有一年的休学时间。这个女孩最终选择了小针刀治疗——只需要定期抽出30分钟去医院做一次小手术,仍然可以正常上课、学习。


但这种治疗方式带有巨大的身体疼痛,局部麻醉只能减轻部分疼痛,她可以清晰感受到小刀正将其脊柱与周围的组织剥离,只能咬紧牙关静静流泪。而这样的小手术,她竟然经受了四十多次。


谈起往事,段天宇认为:“家人的关爱陪伴着我熬过一次又一次的手术,我也慢慢想清楚,对于很多已经发生的事情,努力改变现状是唯一可取的做法。这种思想上的转变对我的学习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无论多么艰难,当我坚定走到最后时,所有事都会变成好事。


这样坚强的女孩,却出自于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亲在一个航空服务公司做票务,一周只能休息一天,但仅有的一天休息时间,他也会带着全家去玩,陪伴特别多。母亲是一名典型的家庭主妇,洗衣、做饭、照顾孩子,直到两个孩子上了初中,她才去找工作。


唯一有些特别的,是父母亲基本不太给两姐妹学习的压力,家庭氛围比较民主宽松。有一次段天宇考试前有点焦虑,怕自己考不好,就问父亲:“要是我这次只考了60分怎么办?”父亲回答:“考了60分,爸爸奖励你啊!”


在这个家庭里,对于学习和考试,两个孩子会有紧张,爸妈反而表现的比较放松。



图片

在参加了康福教育的一次分享会后,一家人被刘煜炎博士的教育理念所吸引,于是在北京通州四中初中毕业后,两姐妹就直接入读康福教育在北京的高中部。


第一个月的学习,两姐妹却出现了不适应。


这个学校似乎太另类了,教学的方法、学习的方式和以前体制内的学校完全不一样。以前老师一上课就直接讲知识点,然后就是开始做题和提高,基本上是老师教什么学生就学什么,虽然是被动学习,但是却比较“省心”。


到了康福,实行项目式的学习方式,还组建了4人的学习小组,小组成员要先学习了课程内容,轮流当教员给大家讲,有了问题可以问老师解答,更多的时候则是同学之间互学、互帮、互教。基本上,就是要将那种依赖老师讲明白的被动学习,转变为学生自学、探讨和相互激发明白的主动学习,让学生从那种按步照班的“做题机器人”状态,成为有着强大学习内动力和主动性的探求者


刚进入这个环境的两姐妹,有点手足无措,可是渐渐习惯了之后,她们发现这个自主学习的过程是一个去发现“你到底是谁”的过程


就像妹妹段天宇所说:“在普通初中学习,中考冲刺特别紧张,没有时间去发现你真正喜欢做什么?你到底喜欢哪个学科?感觉都是老师发卷子,大家一起做,时间特别紧,学习就是很机械化的一张一张做卷子。如果问自己喜欢什么?我就说不出来了。”


在普通中学,初中、高中的日常学习中,学生很少会特别郑重思考自己未来到底要去做什么,或者自己的兴趣到底在哪?


姐姐段雨露表示:“康福同学们的状态,就是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有自己的兴趣了。我们俩最开始的时候特别惊讶的发现,在跟他们交流的时候就觉得都很有想法,而有想法的人,我觉得在说话的时候都会让人觉得很佩服。”


两姐妹还发现,其中,一些同学不太适应普通中学那种按部就班的学习方式,在之前的学校也并不被老师、同学和家长看好,甚至他们自己也觉得以后可能上不了什么好大学,有的人还有产生了厌学症。但是来到康福之后,最奇妙的事就是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然后真正开始了那种非常有热情的学习和生活,最后也去了非常厉害的大学。


妹妹段天宇还说:“可能每个同学都有非常大的潜力,只要有兴趣、有热情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论之前的考试成绩怎样,或者是之前多不被人看好,在康福最后一般都能得到一个非常好的结果,这是我当时在心理和精神方面受到特别大的一个冲击。”


进入康福求学,和这些敢于做自己的同学朝夕相处,她们感到:“大家有着自己特别想要去实现的追求的时候,身上都在闪闪发光!”



图片

高三的时候,妹妹段天宇报了九门AP课程,白天上课学习课程内容,晚自习学习Brain Bee脑科学大赛资料,感到时间不够用的时候,她就会把竞赛用书偷偷拿回宿舍接着学习。


等晚上23点老师查完宿舍,她还会悄悄打开一个小台灯看书,给自己加一个小时的学习餐。她说:“那时候,真的有种特别想要拿奖的欲望,在看书的时候不知不觉看得特别晚了,也没觉得特别累。”全情投入自己的梦想,就会忘记了时间和空间,迎来所谓的成长奇迹。


图片


在准备Brain Bee脑科学大赛时,除了自己的努力,更少不了老师们的帮助。康福的王美仪老师得知天宇在自学准备比赛时,提供了许多学习资料,并总是抽出时间来为其解答疑难问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段天宇获得了地区赛和全国赛三等奖的好成绩,竞赛排名甚至超过了一些有专业指导老师带队的同学。她高兴地说:“有自己喜欢的事情之后,为了这个喜欢的目标,我也可以做出一些自己的努力。”



图片

作为双胞胎姐妹,有着相同的外表,更有着不同的志趣和梦想。相对于妹妹段天宇沉迷于生物学和神经科学,姐姐段雨露则喜欢上了经济学的精算方向。


图片


在高中阶段,段雨露参加了SIC 全球站投资竞赛,而且还担任了竞赛小组的队长,带领全队参加投资挑战赛。尤为可贵的是,她带领全队从初赛的第九名,一路攻坚克难、过关升级,不仅拿到了全国赛的第三名,赢得了全球站比赛的冠军,获得了Most Promising Investor的荣誉。


图片


在段雨露被推荐为投资小组的leader时,由于她们都没有系统学习过投资,在比赛压力很大的同时,几位队友却因为个人原因无法参赛。比赛就剩几天时间了,留下的队友产生了放弃比赛的想法。虽然有点难过,雨露还是觉得作为队长,她更应该去努力尝试改变这种现状。


当即,她在比赛平台发布了关于征集队友的消息,并创建了meeting room,分享很多有意思的事,让队友们就像很多年的老友一样很快打成一片,一起笑,一起熬夜奋战搜集各种资料,乐此不疲地迎接那令人激动又有点紧张的挑战。


他们也从一开始投资比赛磨合期的第九名成为了全球站的总冠军,向所有人证明了他们的天赋。雨露很骄傲于自己能够最大努力,给同伴营造这样的平台,和他们一起磨砺和成长。



图片

人生从来不是单一的色彩,除了学习追梦,也要活得精彩和丰富。就像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也是拉小提琴的好手。科学家们热烈探索整个世界的同时,往往对于艺术也有着倾情的喜爱和投入。


姐妹俩人从小就有自己的爱好,但是竟然从没上过课外的补习班,想要学什么,就是从网上看看免费教程,然后买来相应的用具,就开始自己摸索着学、玩着学,这是现在“鸡娃”的家长们不可想象的事情。

妹妹段天宇从小喜欢音乐,于是就拿自己的压岁钱买了把木吉他。学习之余,她每天拿出半小时,练习指法,一点点熟练,将自己喜欢的贰佰的《玫瑰》、日本双吉他组合Depapepe的《风向仪》等曲子弹奏出来。一个人静静体会音乐里的时光和美好。

姐姐段雨露则痴迷于绘画,在妹妹的眼里姐姐很有这方面的天分。在家里的时候,有了灵感,段雨露会突然半夜起来,铺开一张白纸就画到黎明。






对于弹吉他和画画,姐妹俩个不怕“在起跑线上”,没有报外面的辅导班,也没想玩得多专业,但是却敢于去尝试和体验,只要心怀一份喜欢就勇敢去做。


在生活中,她们有着一份真实的喜欢和平淡的真实,不被任何外在的学习热潮和恐慌所裹挟。


姐妹俩既不是学习上的天才、智商高的爆表,也不是艺术上极为突出的怪才。公允来看,可能也就是中人之姿,而且家庭条件也是普普通通,父母的学历也不是很高。可是她们身上就有这样一份真实、淡定和不断前行的品质,勇敢去做自己,那么任何成长中遇到的困难最后都会风轻云淡。



不管是学习中的困难,还是生活中的困难,在家人、同学和老师的帮助下,在她们自己的努力下,都最终成为了其生命成长的养分。


姐姐段雨露,在十二岁的时候,很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参加学校组织的编程活动。但因为当时姥姥患病,母亲已经辞掉工作照顾老人,父亲在工作上也面临着压力。


懂事的雨露不好意思给父母提出购买电脑的要求,于是在寒假期间,在家长的带领下,她坐着拥挤的公共汽车去批发市场进货,并将这些可以摆摊的小玩意放在一个巨大的远足袋中运回,希望能够帮到家里,也能实现自己参加活动的愿望。


她也在自己的留学申请书中写到:“我很高兴遇到困难时,选择了自己解决的办法,而不是等待父母的帮助。家人给了我足够的勇气和力量来面对任何障碍,使我对选择的道路更加坚定。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接受进一步的教育, 因为我认为知识能够改变命运。有了这样的愿望,我无所畏惧。”


妹妹段天宇在被诊断为“由外伤引起的较严重的脊柱侧弯”后,为了不影响正常上课、学习,选择了小针刀治疗,忍受了40多次脊柱与周围的组织剥离手术的巨大痛苦。


而且经历这些巨大痛苦之后,她也慢慢想清楚,对于很多已经发生的事情,努力改变现状是唯一可取的做法这种思想上的转变对段天宇的学习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当她的身体慢慢得到恢复的同时,因为治疗所落下的课成为了一大障碍,于是段天宇总会在同学们参与课外活动的时间自学落下的课程,主动找老师请教不懂的问题。在周末她也会牺牲休息时间读书,即使刀口的疼痛经常让其分心,但这种疼痛在手术的疼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最后,凭着坚强的毅力,她逐渐追上了同学们的脚步。


与此同时,周围的老师和同学对她们俩人也是善意满满。像段天宇有了生物学上的问题,有时候会问考上剑桥的朱明帅,小朱都会很认真的回答,有时候还会告诉她书的哪些部分还要再看看,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就像段雨露所说:“我觉得康福是一个特别充满人情味的学校,你不管是跟老师聊学习方面的话题,还是聊生活,或者是心理有压力的时候,老师们都会特别耐心给予我们一些建议和帮助。我非常感恩能与康福的老师相遇,非常幸运能够成为他们的学生。


图片


在她们十八岁的生日那天,全班同学还给这一对双胞胎姐妹花过了一个热闹温馨的生日,这让她们感到了和同龄人在一起的温暖。


看着这些富有朝气的面孔,你很难想象他们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可以独立面对生活、学习和留学申请中的很多问题,并站立在跨文化之桥的高度上勇敢追逐自己的梦想。


没有一个困难会把他们击倒,反而会像磨刀石般去砥砺他们,锻炼他们,成就他们。就像在假期,父母会让段天宇、段雨露姐妹轮流做饭,为未来的生活和独立做出切实的准备。


回看青葱岁月,多年后她们可能还会记得自己和同学们温暖的善意,以及大家追寻梦想的样子,一直都会闪闪发光!


图片




END


撰稿:李墨泉

排版:张晓旭

审阅:白岭